大方提起那些曾视为禁忌的只字词组

大方提起那些曾视为禁忌的只字词组

一直以来小心翼翼掩饰的本性,其实早就被看穿了,仔细想想,会被发现也是当然的,就算装得再怎么活泼开朗,「阴沉个性」仍可以从我的表情与言行举止之间表露无遗。

由此可见,就算坦承自己的性格,也不会造成多大的麻烦,大家其实早就能接受「这样的我」,我的坦白不做作,大家愿意打破隔阂与我更亲近,没有人想和整天装模作样的人相处,坦率直爽会让人更愿意向你靠近,希望也能借着这本书让你了解大方提起那些曾视为禁忌的只字词组,反而能搏得他人对你的好感。

别再给自己埋下那些地雷

别再给自己埋下那些地雷

一段正常且舒适的人际关系,本来就不该存在那些让沟通窒碍难行的地雷或个人禁忌。我想这就是原因所在。

既然如此,就别再给自己埋下那些地雷,这样做才能表现出自己「真实的原貌」。讲个题外话,当时那本揭露出我的本性的书,文中的词句还处处充满着我的地雷。其实,原本是相当抗拒,后来还是决定动笔,将自己的真实性格透过文字公诸于世,书出版后,众人的反应就如同前面所述,光从字面上看这些「地雷」的确都是负面含意,然而,这其实只是自己「先入为主」的以偏概全,这些都只是单纯表现一个人性格与特质的形容词罢了。那么,为了让周遭了解我的本性,为何要特地使用这些地雷词汇呢?这其实不难理解,假设你告诉对方「我话很少」,你觉得情况会怎么样呢?

你的快乐有哪些「禁忌」?

你的快乐有哪些「禁忌」?

——想快乐,你现在就可以快乐。

你有没有怀疑过,为什么人长大以后,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欢乐和喜悦?

你看看周遭那些年长的面孔,是不是很阴郁、很紧绷,总是拉长着脸,一点笑容都没有。如果你去问他们:「为什么?」

得到的回答通常是:「又没有什么好高兴的?」

回忆童年,在欢乐声中,常会听到大人喝止:「有什么好高兴的,玩那么疯!」因而隐约学到如果没特别值得高兴的事,也就没什么好快乐的.,若家里有人不开心、不如意,则大家更不能或不应该快乐。快乐似乎成了一个「禁忌」,必须达到某种理想状况才能快乐,否则就不应该快乐。

于是,长大后我们也开始给快乐设下了「禁忌」必须先考上某个学校,必须先找到好工作,必须先买到房子,必须先找到另一半,或是必须先存多少钱,必须先减多少体重……才允许自己快乐。这就是人们失去欢乐和喜悦的原因。

因为在达到目标之前,我们需要一些时间,一年、两年或更久,因为事情总是无法尽如人意,我们必须做许多努力,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将很难快乐,对吗?快乐就像吊在驴子前面的红萝卜,永远可望不可及。

这让我想起希腊神话里薛西佛斯——命定要推石上山,然后无能阻挡石头再度落下。

曾有人怀疑薛西佛斯愚蠢,如果他早知道这是个笑话,还会不会继续傻傻地搬运那块石头?

我则怀疑薛西佛斯不但蠢,还是个无趣,又死脑筋的人。因为就算推石上山是命定的,他依然可以欣赏石头的纹路,看看路边的野花,听听虫鸣鸟叫,或是唱歌、吹口哨,又没听说惩罚的项目里有这些「禁忌」,对吗?

其实,不管我们现在处于何种状态,顺境也好、逆境也罢,我们都有权利让自己现在就过得好、过得开心。谁说你不可以带着坏心情出去逛街或去泡汤,这两者一点都不冲突。

要不要快乐是自己决定的,生病时可以快乐、穷的时候可以快乐,甚至死的时候也可以快乐。为什么要被外在环境主导?

如果抓不到兔子,还有温暖的阳光,与淡淡幽香的树叶;如果钓不到鱼,还有河岸风景,与草上发亮的露珠。何必限定自己只有抓到兔子或钓到鱼才能快乐?谁规定的?

试想,当你达成目标时,你很快乐,那是谁要你快乐的?根本是你自己,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