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不能塑造一个人,它只是让他反观自己而已。

环境不能塑造一个人,它只是让他反观自己而已。

希腊大哲伊皮克提图斯(Epictetus)曾說:「环境不能塑造一个人,它只是让他反观自己而已。」

所以,不要抱怨环境,不论什麼环境都有人過得好,也有人过得坏。周遭的环境并非决定你心情好坏的因素,决定的關鍵是在你的心境,因为每个人都被同样的环境所围绕,不是嗎?

好环境,不如好心境

好环境,不如好心境

——除非我们把快乐带在身上,否则我们是找不到它的。

我曾参加一个必须外宿的研讨会,其中一个参加者对许多事情不断地抱怨,她不喜欢她的室友、餐厅,对房间更是不满,「这床太硬,浴室太小……在角落里,我看见一只蜘蛛,喔,不要,我讨厌蜘蛛。」她觉得这整个地方太简陋了,缺乏舒适的环境。

活动结束后,她就和另一个参加者一起住进了另一间豪华的饭店。据她的室友说,她在那里仍然找到许多不喜欢的事情:东西太贵、迎宾水果坏掉了,还有停车的地方距房间太远。

在一些疗养院,我也发现类似的现象。大厅里通常有两群人,一群人在那里下棋、玩牌,向进来的人打招呼,他们看起来愉快而且友善。另一群人则绷着脸,总觉得每个进来的人都有问题,他们会向访客抱怨:「这里的伙食像猪吃的一样!」、「你有没有听说他们怎么乱花我们的钱?」、「你知道我儿子多久才来看我一次吗?」这群人总是满腹牢骚。

让我们回顾一下前面两个例子,很显然带给人们不愉快的不是居住的环境,因为在同样环境,有些人并没有同样的问题,对吗?

当我们对环境不满,或是面对跟自己不对盘的人物、工作,我们很自然地会想:「假如我没有这么一个不讲理的同事、讨厌的室友、伴侣,或是换个更好的工作或环境,我的生活一定会不一样。」这一点在短期内也许是真的,但是当我们避开他们,就能因此找到一个不再有麻烦、不再让自己气恼的完美境地吗?真的有这样一个地方吗?

不,无论我们在哪里'我们都会带着自己,我们都会和自己在一起,我们每个人都带着生活多年的模式到自己所到的地方。

如同埃默森说过的一句话:「我们也许会到全世界去寻找快乐,但是除非我们把快乐带在身上,否则我们是找不到它的。」

说一则故事给你听。

苏格拉底还单身的时候,和几个朋友一起住在一间只有七八平方公尺的小屋里。尽管生活非常不便,但是他每天都笑口常开。

有人问他:「那么多人挤在一起,连转个身都难,有什么好高兴的?」

苏格拉底说:「朋友们在一块儿,随时可以交换思想,交流感情,这难道不是很值得高兴的事吗?」

过了一段时间,朋友们一个个相继成家,先后搬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苏格拉底一个人,但是他仍然每天笑逐颜开。

那人又问:「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有什么好高兴的?」

「我有这么多书啊!一本书就是一个老师。和这么多老师在一起,时时刻刻都可以向他们请教,这怎不令人高兴呢?」

几年后,苏格拉底也成了家,搬进一座大楼里。这座大楼有七层,

他的家在最底层。底层套逼座楼里环境是最差的,上面老是往下面泼污水、丢死老鼠、破鞋子、臭袜子和杂七杂八的脏东西,那人见他还是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好奇地问:「你住在这样的房间,也感到高兴吗?」

「是呀!你不知道住一楼有多少妙处。比如,进门就是家,不用爬很高的楼梯;搬东西方便,不必花很大的力气;朋友来访容易,用不着一层一层地去叩门寻问……。尤其让我满意的是,可以在空地上种花和种菜。这些乐趣,真是数之不尽啊!」苏格拉底喜不自禁地说。

过了一年,苏格拉底把一楼的房间让给了一位朋友,这位朋友家有一个瘫痪的老人,上下楼很不方便。他搬到了楼房的最高层——七楼,可是他每天仍是快快乐乐的。

那人揶揄地问:「先生,住七楼是不是也有许多好处呀?」

苏格拉底说:「是啊,好处可真不少,仅举几例吧:每天上下几楼梯,可以锻炼身体,强健体魄,光线次好,看书写文章不伤眼睛;没有人在头顶干扰,白天夜晚都很安静。」

后来,那人遇到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问道:「我觉得你的老师所住的环境都很糟,为什么他总是那么快乐?」

柏拉图说:「决定一个人心情的,不在于环境,而在于心境。」

好环境,不如好心境。说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