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众教育」教我们学会服从

「从众教育」教我们学会服从

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现在回想起来,大概和当时所受的学校教育脱不了关系。小学时,每次通知单上都会被老师写上同样一句话:「要再多积极一点!」即使升上高年级、换了班导师,仍没有一次例外。我也希望自己能更加油一些,但向来都以自己的方式在努力,最后还是没有任何进展,怎么做都不对,不知不觉间越来越消极丧志—「都被老师这么说了,还做不到……,我真的没救!」、「其他同学都能自然而然开口,就我办不到,真想挖个洞钻进去……,既然做不到,就只好把缺点藏起来免得被发现。」结果就变成这副徳性了;我当然也明白,老师是为了我好才这么说。不过,这反而让我画地自限,逼得我越来越内缩;那时候的「从众教育」教我们学会服从、让我们害怕与众不同,太突出反倒变得不完美。你不能特立独行,也不允许低于标准。让我长久都无法正向看待自己的原因,也许就出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