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性格,不是靠别人的一句话,就能轻松改变的。

一个人的性格,不是靠别人的一句话,就能轻松改变的。

这是我的实际经验。基于自身经历,我才进行了上述的假设,我认为不应该要求性格木讷的孩子改掉这种「不好的个性」,就像我们不会对矮小的孩子说:「你的身高是不对喔!」是一样的。

人的性格并无绝对的好坏,只会有「个体之间的差异」。

因为这只不过是成千上万性格的其中一种,只因我们拥有的性格与外向的人相异,这之中没有所谓优劣或对错之分,这个想法成了我的信心支柱—「这只是众多性格的其中一种而已」只要这么想,心中的无所适从也就跟着消失得无影无踪,改变想法,就足以让我迎向人生的转机。

 

喜欢「不完美的自己」

喜欢「不完美的自己」

像我以前在面对不想去的邀约,总会劝自己「忍一下就过」,现在我会改变想法,和自己说「也许还有其他办法,可以不用勉强自己。」这看似微不足道的想法,却能彻底改写我的人生,只要知道让自己畏惧的症结在哪?就能更坦然面对。从今以后再也不用硬着头皮处理事情来「为难自己」!

没错,往后当你遇到不想面对的事情时,可以有更多不同的选项和做法,不知不觉间,你也会发现自己正在慢慢改变—「从小我就不爱讲话。」、「我个性很细心。」、「我的优柔寡断可能就是来自这种谨慎的个性。」这样想就很0K!恭喜你顺利过关了。只要扪心自问就够了,并不会太难(可能会有点挣扎或犹豫)。接下来我们就要进入下一个步骤,喜欢「不完美的自己」。为此,我们需要有其他人当范本参考,也就是去了解自己的「与众不同」;通过了这个阶段,自卑感会减缓很多(最终能完全摆脱这样负面的想法),并活得更从容自在。是不宜迟,让我们一起迈向步骤二吧!

不改变自己,但改变看待自己的方式

不改变自己,但改变看待自己的方式

有些人外表与他人无异,但内心始终闷闷不乐、有股挥之不去的无形压力,无时无刻处在精神紧绷的状态。他们拙于人际互动、有着强烈自卑感、对于他人目光以及旁人言语异常畏惧……。这些性格退缩的人才有的困扰,我比谁都了解,而「不敢在众人面前开口」更是共通的一大烦恼,即使向人寻求解决办法,得到的响应往往都是「你就放胆开口嘛!」或是「习惯就好了!」等不痛不痒的答案;「这些我都知道啊!但就是做不到才这么痛苦……,为什么就是没有人懂?」这些念头,曾在我脑海中出现过无数次。

抗拒离开鱼缸的鱼

抗拒离开鱼缸的鱼

——如果生命看起来似乎在跟我们作对,那是因为我们以浅短的眼光来看待事情。

养过鱼的人都知道,鱼缸每隔一段时间就得清理,然而每次清洗时,小鱼总被吓得四处乱窜,即使被抓到了,仍旧不断扭动身躯,就世界末日到来一样。

可怜的鱼,牠们又怎知我把牠抓出来,是为了要在待会儿给牠清理出焕然-新的窝。

其实,我们不也是这样,往往因为不了解上天的美意,总是不断地挣扎、埋怨、逃避面对,所以才会受无谓的苦。

我们总想借着保持现况而留住那分安全威,殊不知对这分安全戚的需求,正是我们卡在相同局面,和现况一直无法改变的原因。

我认识一个病人,她发现先生外遇,当她描述颈椎受伤后的改变,她告诉我:「如果我颈椎没有受伤,一定还会继续跟他们缠斗。受伤让我有机会静下来思考婚姻留存的意义。」

嗯,我完全同意,「能改变是好的,否则永远只会维持现状。」「老实说,」她听了有戚而发地说,「我对自己原来的生活感到非常不快乐,但我不想面对我对改变的恐惧。结果发生这件事也好,如果不是这样,也许我还一直陷在那里。」

早在两千年前,斯多派哲人奥勒留(Marcus Aurelius)就说过:「接纳生命中的任何插曲,还有什么更符合你所需求的?」

幸好,有时候会突然发生某个事件,让我们重新思考生命。因为问题若不严重,人不会觉醒。

上天给每个人一个闹钟,它一开始会叫得非常轻柔,然后越来越响,直到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醒来为止。生命也是如此,如果你对轻声细语充耳不闻,那么它就会赏你一巴掌。

生命永远朝着越来越美好的方向在发展。如果你没有这种体会,那就意味着你一直在抗拒这个过程。

毛毛虫其实可以飞,毛毛虫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事。当然,如果毛

毛虫不知道破茧而出会变成蝴蝶,那么所有的过程遂成了艰辛的挣扎。

我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敞开心胸,容许事情自然发生。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我一直以为我必须爬得快一点,我不知道自己还能飞。

所有的改变都是好的,每一件事也都是有帮助的。如果生命看起来似乎在跟我们作对,那是因为我们以浅短的眼羹看待事情。就像那些抗拒离开鱼缸的鱼,牠们不知道牠们所对抗的,正是要帮助牠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