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受不了的人也受不了你

你受不了的人也受不了你

——人是观念的奴隶,观念掌控我们的情绪。

在等车时,刚好听到两个妇人对话:「我最受不了我先生了,他每次拿东西出来都不会归位,这里丢一件,那里丢一件?」

「我先生也一样,」另一个妇人随即附和道,「每次都要我帮他收东西,连我那两个小孩也是,玩具到处乱丢,好像骂再多次都没用,真受不了!」

从她们表露的不满,我心想,不知他们的先生和孩子会不会也受不了她们?

有人说:人是情绪的奴隶。原因是当情绪一来,人就无法掌控自己。然而,我发现人更是观念的奴隶,其实是观念掌控我们的情绪。

举例来说,如果你有一种观念:用过东西要物归原位。那么当你的孩子没有把他的鞋子放在原位,你就对他们大吼大叫;也许你的先生或太太,没有及时把用过的东西摆回原位,就招来你的一顿臭骂,对吗?

假设有一个妈妈认为:浴室必须保持干净。因为这个观念,她就想出各种方法来清洁浴室。如果孩子没把要换洗的衣物放好,毛巾没有拧干挂好,或是尿到马桶外,牙膏滴到洗脸盆外,那原本柔顺、友善的妈妈,就会突然大发雷霆。

当然,整齐干净和物归原位这些观念并没有错,不过当我们太执着,并甩这个观点来衡量是非对错,甚至把一个观念看得比整个家庭和乐还重要,那就太过了。

跟大家分享一则故事:

有一天,名作家葛雷哥莱.拜特森的女儿走到他面前,问了一个问题:「爸爸,为什么东西总是很容易就弄乱了呢?」

拜特森便问道:「乖女儿,妳这个『乱』字是什么意思?」

女儿说道:五是指没有摆整齐。看看我的书桌,东西都没在一定的位置,这不叫『乱』叫什么?昨天晚上我花了不少时间才把它重新摆整齐,但就是没办法维持很久,所以我说东西很容易就弄乱了。」

拜特森听完,跟女儿说:「什么叫作整齐?妳摆给我看。」

于是,女儿开始动手整理,把书桌上的东西都归定位,然后说道:「你看,现在不是整齐了吗?」

拜特森又再问她:「如果我把妳抽屉里的东西拿出来,妳觉得怎么样呢?」

女儿回答说:「不好,这样书桌又弄乱了,桌面必须干干净净。」随后拜特森又问道:「如果我把铅笔从这儿移到那儿呢?」

「你又把桌面弄乱了。」女儿回答道。

「如果我把这本书打开呢?」他继续问道。

「那也叫作乱。」女儿再答道。

拜特森这时微笑对女儿说道:「乖女儿,不是东西很容易弄乱,而是妳心里对于乱的定义太多了,但对于整齐的定义却只有一个。」

以前我也很受不了杂乱无章的人,并常为此发火。后来仔细想想,其实,问题不在他们,而是在我自己。因为他们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那么,是谁有问题呢?当然是我。是我对杂乱的观念,让自己不高兴。

没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念,对完美的定义也不同。如果我们对不完美的定义太多,但对于完美的定义却只有一个,那样日子又怎么可能过得完美呢?

感觉自己在飞,其实是在下坠

感觉自己在飞,其实是在下坠

——用一个空虚的心灵寻找快乐,所找到的,也只是快乐的替代品。

你还记得你的第一部新车吗?还记得初次开着那部车的兴奋之情吗?大家是否和我一样,会在刚拥有新车的头几天,不时地观赏,如果有人称赞你的新车好看,就会令你砷采飞扬?

但是后来呢?大家应该很清楚接下来的情况:不久我们就会开始习以为常。一阵子以后,当我们开车时,就再也没有任何兴奋或快乐的感觉了,对吗?

我们可以在每天生活中看到自己经历同样的过程,比方加薪、升职,得到同事认可、赞美,买到新鞋或喜欢的包包……。这些都曾让我们雀跃不己,但是很快的,我们的情绪又回到原点。

再如聚餐喝酒、吃美食、大采购、吃迷幻药等,这些享乐常让人觉得美好快乐,但是随后沮丧和空虚的感觉却排山倒海而来。换句话说,所有的快乐都是短暂的,它们不能也不会持久,甚至还会转变成痛苦。

那就是为什么佛陀会说,即便快乐也是苦。快乐与不快乐事实上是同一件事,只是人们常落入时间假象,才会以为它们是分开的。

就像跳伞的人,感觉自己在飞,事实上是在下坠,下坠得慢一点还误以为自己在飞。

其实,所有的快乐都是在下坠,因为当你得到快乐,你的心灵上仍旧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所以就更加执着于追求更多,这样的快乐又怎么可能持久呢?

外在的追求都是短暂且无止境的。用一个空虚的心灵寻找快乐,所找到的,也只是快乐的替代品。

池塘的水是由内向外满溢的,真正的快乐也是由内在泉涌而出。

想要得到喜乐,我们就必须深入内心。当一个人领悟到这点,他就变成一个求道者,开始从外走向内,整个向内的过程就是一个求道的旅程。所以许多人会透过静心、禅坐,帮助自己回到内在——真正的本源。借着发现本源,一个人便发现了永恒的喜乐。

快乐就像水龙头,而喜乐则是水塔里的水。水塔里面有水,只要打开水龙头就会有水。如果水塔里没水,即使换了再多的水龙头,它还是没有水。

有钱可以买新车,可以顾用一个司机,但是坐在车里的还是同样的你。如果你内心没有快乐,就算换再多新车,甚至换成飞机也没用,不久心情一样会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