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环境,不如好心境

好环境,不如好心境

——除非我们把快乐带在身上,否则我们是找不到它的。

我曾参加一个必须外宿的研讨会,其中一个参加者对许多事情不断地抱怨,她不喜欢她的室友、餐厅,对房间更是不满,「这床太硬,浴室太小……在角落里,我看见一只蜘蛛,喔,不要,我讨厌蜘蛛。」她觉得这整个地方太简陋了,缺乏舒适的环境。

活动结束后,她就和另一个参加者一起住进了另一间豪华的饭店。据她的室友说,她在那里仍然找到许多不喜欢的事情:东西太贵、迎宾水果坏掉了,还有停车的地方距房间太远。

在一些疗养院,我也发现类似的现象。大厅里通常有两群人,一群人在那里下棋、玩牌,向进来的人打招呼,他们看起来愉快而且友善。另一群人则绷着脸,总觉得每个进来的人都有问题,他们会向访客抱怨:「这里的伙食像猪吃的一样!」、「你有没有听说他们怎么乱花我们的钱?」、「你知道我儿子多久才来看我一次吗?」这群人总是满腹牢骚。

让我们回顾一下前面两个例子,很显然带给人们不愉快的不是居住的环境,因为在同样环境,有些人并没有同样的问题,对吗?

当我们对环境不满,或是面对跟自己不对盘的人物、工作,我们很自然地会想:「假如我没有这么一个不讲理的同事、讨厌的室友、伴侣,或是换个更好的工作或环境,我的生活一定会不一样。」这一点在短期内也许是真的,但是当我们避开他们,就能因此找到一个不再有麻烦、不再让自己气恼的完美境地吗?真的有这样一个地方吗?

不,无论我们在哪里'我们都会带着自己,我们都会和自己在一起,我们每个人都带着生活多年的模式到自己所到的地方。

如同埃默森说过的一句话:「我们也许会到全世界去寻找快乐,但是除非我们把快乐带在身上,否则我们是找不到它的。」

说一则故事给你听。

苏格拉底还单身的时候,和几个朋友一起住在一间只有七八平方公尺的小屋里。尽管生活非常不便,但是他每天都笑口常开。

有人问他:「那么多人挤在一起,连转个身都难,有什么好高兴的?」

苏格拉底说:「朋友们在一块儿,随时可以交换思想,交流感情,这难道不是很值得高兴的事吗?」

过了一段时间,朋友们一个个相继成家,先后搬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苏格拉底一个人,但是他仍然每天笑逐颜开。

那人又问:「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有什么好高兴的?」

「我有这么多书啊!一本书就是一个老师。和这么多老师在一起,时时刻刻都可以向他们请教,这怎不令人高兴呢?」

几年后,苏格拉底也成了家,搬进一座大楼里。这座大楼有七层,

他的家在最底层。底层套逼座楼里环境是最差的,上面老是往下面泼污水、丢死老鼠、破鞋子、臭袜子和杂七杂八的脏东西,那人见他还是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好奇地问:「你住在这样的房间,也感到高兴吗?」

「是呀!你不知道住一楼有多少妙处。比如,进门就是家,不用爬很高的楼梯;搬东西方便,不必花很大的力气;朋友来访容易,用不着一层一层地去叩门寻问……。尤其让我满意的是,可以在空地上种花和种菜。这些乐趣,真是数之不尽啊!」苏格拉底喜不自禁地说。

过了一年,苏格拉底把一楼的房间让给了一位朋友,这位朋友家有一个瘫痪的老人,上下楼很不方便。他搬到了楼房的最高层——七楼,可是他每天仍是快快乐乐的。

那人揶揄地问:「先生,住七楼是不是也有许多好处呀?」

苏格拉底说:「是啊,好处可真不少,仅举几例吧:每天上下几楼梯,可以锻炼身体,强健体魄,光线次好,看书写文章不伤眼睛;没有人在头顶干扰,白天夜晚都很安静。」

后来,那人遇到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问道:「我觉得你的老师所住的环境都很糟,为什么他总是那么快乐?」

柏拉图说:「决定一个人心情的,不在于环境,而在于心境。」

好环境,不如好心境。说得好!

对象没变,是好悪改变

对象没变,是好悪改变

——自己的心才是造成痛苦的主因。

买到一件喜欢的衣服,会让人威到兴奋快乐,这种连结让我们将衣服和快乐画上等号,但是衣服本身并不具有制造生理愉快的化学成分,真正原因是我们的喜好。不喜欢那件衣服的人,就不会有特别的感受。

你可以把衣服换成其他东西。对某个人来说,人际关系是快乐的关键,见到某个喜欢的人,我们就觉得高兴,每一次他或她出现在眼前,我们心中就欣喜愉悦。但是这个人,对某些人而言却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有些人甚至会生起憎恨。

可见,我们对人事物的好恶,都是内心主观的判定。

我们认识一个人,起初他只是陌生人,我们可能完全不在意直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他变成我们的朋友,我们毫不怀疑他的善良、可爱。如果有人怀疑他,我们还会为他辩护。

但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情况改变了。也许他不再顺我们的意,或是表现出令人讨厌的行为,不管什么原因,他现在完全不一样了,而我们以前对他的喜爱全被厌恶取代,相处的经验也从快乐变成了痛苦。

所以,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之所以厌恶和受苦,并不必然是因为对象发生了任何变化,而是因为我们的态度改变了。

或许有些人会不同意地说:「那是因为他先改变了,所以我才改变。」

当然,人都是会变的,包含你也一样。也许长久以来你喜欢吃米食,现在却喜欢吃面食。是什么改变你的喜好?很显然的,喜好的改变和对象无关,因为食物本

身并没有变。虽然我们通常会认为对象本身也在变,但事实上真正的原因还是我们的改变。

再如,有一天我们心情很好,散步到公园’觉得所有的景致都好漂亮;另一天我们心情不好,散步到公园’又觉得不美。这显示公园的美与不美,都不是由外在主体决定。

一件新衣在刚得到时爱不释手,一段时间之后却变得平淡无奇,这两种威觉其实都取决于我们的心。

同样的,大家应该都明白,令我们生气的真正原因,也在于我们的心。偶尔,我们跟某人原本好好的,但是突然想到对方让我们憎恨,或对不起我们的事,整个情绪都上来了。

有时,我们正要对某人发脾气,却突然闪过他过去曾经善良的念头,于是我们转化了态度。当我们记起他曾为我们的付出,或对我们做过的好事,憎恶的戚觉也烟消云散。

在不同的心境里,我们看到同样的人事物,却呈现出不同的面貌。我们大多数人都曾遇过有些人因为一点小事就抓狂失控,而有些人则平静又有耐心,由此可见,发生在我们周遭的事情,远不及我们本身的反应来得重要,如果你知道心是怎么回事,以及它是怎么运作的,下回当某人或事让你厌恶,让你觉得生气时,你就不会一再责怪别人,你明白自己心才是造成痛苦的主因,而对方只不过是次要的原因。

 

外境会随着你的心境而改变?

你是否曾经观察过,外境会随着你的心境而改变?

你可以回想一下,当你心情好的时候,是不是任何事都觉得赏心忱目?即使发生一些状况,你可能也不会在意。然而,如果同样状况发生在你心情不好的时候,那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每个人看别人、看事情都是主观的,被看的对象只是一个萤幕,当你喜爱的时候,你看到的影像是一种;雷你厌恶的时候,看到的又是另一个影像。一样的萤幕,只是投影不一样。

你没看出来,那是因为你已被自己的好恶所迷惑,被自己的执着所蒙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