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不同是你的最强优势

与众不同是你的最强优势

听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不知道你现在有什么样的想法?

「想法怎么可能那么简单说变就变?」、「那是你个人的情况,我的烦恼比你复杂多了。」、「听起来是没错,但我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相信。」的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我也无法以一句话就概括所有性格腼腆、悲观的人,也不敢说光凭这本书就能让所有的烦恼都消失得一干二凈,这一切也会因人而异。

但是,其中若有人能因此而获得摆脱现状的力量,我就觉得很欣慰了,这就不枉费我写下这本书的初衷;而且,像我这样足足花了四十年以上的时间才想通,更能明白有些事情,不是读几个小时的书就能轻易理解、接受的。因此,我不会来要求各位,对目前为止所说的内容,一定得照单全收,况且现在才在步骤二呢!

不过我还是希望各位能慢慢来,试着一点一滴接受这些观念。「人的性格是天生注定、也不会说变就变,而性格没有优劣好坏、只有差异存在,就像你我有着不同的外貌,就这么简单。」就算无法百分之百认同这个观念,至少也请试着了解「不同的看法」,仍难以认同自己、还无法喜欢上现在的自己,这都有没关系。

弱项很可能是优势,只是你不会用

弱项很可能是优势,只是你不会用

我始终受限于「必须改掉自己个性」的执念,甚至不疑有他,将这个观念视为「常理」,还让它盘据在我内心多年。不过,在我的业务员时代发生了一件事,而这件事让我有所转变。

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间精密测量仪器公司上班,隶属于业务部门。当时的我,腮为自己「完全不是跑业务的料,也无法胜任销售工作」,为此还向上级表明转调部门的意愿,希望能把我派至工厂做内勤。但事与愿违,我仍在业务部待了四年,而让我萌生辞意的主因,是客户对商品的大量投诉.,实际上,公司的商品卖得越好,客诉也越多,后来我才知道,产品本身就有瑕疵,要卖这种质量堪虑的东西,对业务员来说也很两难,我的个性是无法昧着良心、靠话术伎俩蒙骗顾客,也不想把这种东西推到客人面前,最后还是递出了辞呈。

「够了,我已经没办法继续做这份工作。可是,这真的代表我不适合当业务吗?」需要不断跟人接触的业务工作,本来就让我很头痛。但我并没有完全下定决心放弃,内心仍犹豫不决;于是,我找了朋友商量。

「也许真的有我做得来的销售工作,卖什么倒是其次。」我很想知道自己到底适不适合这份工作;「如果还是没有答案,就放弃业务早点改行吧!」我这么想。这也是我唯一的一次想法这么正面积极,自己都觉得意外!而这项决定真的改变了我往后的人生,连我都吓了一大跳;后来透过朋友介绍并通过面试,顺利进入了日本最大人力中介公司—Recruit。

但一进去没多久我就后悔了!

营业分部里非常吵杂,聚集一堆兴高采烈、叽叽喳喳的人们,整个职场气氛就像高中校庆前夕。

这间公司全是些和我性格完全相反、积极主动的一群人。

我在这里完全格格不入,但仍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我告诉自己「来这里不是要和大家交朋友,而是为了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并把精神专注在工作上。而围绕在我身边的全是些阳光开朗、能言善道的人,业绩表现也都相当出色,我也没有气馁,尽力拿出最好的表现,但业绩却迟迟不见起色。由于个性关系,本来和大家有着一道隔阂的我担心着I工作上再不拿出点成绩·就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了.,就这样六个月过去。说真的,这段时间过得很痛苦,可能是顾虑到我的心情,其他人平常也不太会跟我说话,这种让人无法喘息的日子,已让我濒临崩溃。「我果然不是业务的料!差不多该离开这里另谋他职了……!」正当这么想时,业务代表叫住了我。

「你最近状况好像不太好,明天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趟客户那边?」他很关心地问着。主动找我一起拜访客户,虽然开心,但内心不免又悲观起来—「我虽然很乐意同行,可是就算让我亲自见识你的销售技巧,大概也无济于事……。」这位业务代表是相当随和开朗的人,业绩也是全国数一数二。

「即使让我跟在他旁边见习,我也没那个本事学得来。」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隔天我们还是一起出发了。

「弱点」之下,往往藏有「优势」

「弱点」之下,往往藏有「优势」

就好比同一张脸分别从正面和侧边看,呈现的样貌也不尽相同;这是由于人的脸部构造立体且复杂,同时兼具明亮处与阴影,也就会以各种角度呈现截然不同的模样。不妨想想,其实人的性格也是如此,同样拥有立体有致、形形色色的轮廓,你就会发现,观看同一件事物的角度变得更多样化了。譬如,「木讷」这个词怎么看都偏向贬意,其实反过来正是「不啰唆丶不多嘴」,就是「稳重可靠」的正面形象;而「不擅交际」也代表你适合独立作业、能-个人按部就班把事情做好,甚至可以说,你具备了「一旦埋首钻研,就能把一件事做到尽善尽美、谁也模仿不来」的能力;「一体两面法则」是我在讲座上经常强调的,细节内容我也会在后续为各位说明;重点就在于丨_任何事情从来不会只有_种面向,正反兼具才显独一无二。

.口才不好,但文笔很出色;

.不擅长应付人际关系,但精通某个领域;

.不太会做简报,但对数字特别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