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命缩小为眼前这一刻

把生命缩小为眼前这一刻

——过好当下这一刻,如果下雨,就在雨中跳舞吧!

你的人生处境也许充满问题,但是找找看你在当下这一刻有没有

任何问题。不是明天或半小时以后,而是现在。你在这一刻有任何问题吗?

你或许内心正在挂虑着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或担心过去发生的某件事会卷土重来。但你恐惧的这些,都是过去和未来,在这一刻你有问题吗?

你害怕得不到某些东西,也可能忧愁将会失去什么。也许你会失业,也许你妻子、先生会抛弃你,也许你会得癌症,也许你会变得孤单,也许你不久后会死去……。这些恐惧让你感到不安、害怕、紧张、压力、忧愁、焦虑等。但请专心注意当下这一刻,你戚觉得到恐惧吗?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去想过去和未来,你无法去想现在,对不对?因为现在就在此时此地,如果专注当下这一刻你不可能恐惧,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有一天,圣弗朗西斯在花园工作时,有人问他:「假使今天太阳下山时,你就会死去,你准备怎么办?」圣弗朗西斯气定神闲地回道:「我要先除完花园中的杂草。」

我觉得在这充满恐惧、没有安全威的世界上,这句话对大家是一个很好的启示。

近来许多人常说,现在地球暖化、海平面上升、环境污染、失业率攀升、治安败坏,天也许会塌下来,为什么还要进大学念书?为什么还要生儿育女?为什么还要努力打拚?

可是,圣弗朗西斯却用一个很简单的比喻来回答这些问题继续清除你花园中的杂草。

不管你要被裁员、婚姻快走不下去、刚被诊断出重病、合约不再续约,或是有人正等着你倒下,甚至死亡迫在眉睫,我们都应该专心活在当下这一刻,就像下面这则禅宗公案教我们的。

一名旅者经过一个空旷的野地,遇上了一只老虎。他拔腿就跑,而老虎则在后面紧追。他来到一个断崖,抓住一根粗大的藤蔓荡出了悬崖,老虎仍在上头守候着。那人颤抖地往下看,却发现悬崖底下还有一头老虎,正等着他掉下去就要吃他。而现在唯一支撑他的这根藤蔓,竟有两只老鼠-点一点地啃了起来。

一愁莫展之际,那人看到身旁草丛长了颗鲜美多汁的草莓,于是他-手抓住藤蔓,一手伸过去摘。

「哇,真甜!」他说。

我们可以把这公案简化为一个问题:「当你什么事都不能做的时候,你还能做什么?」没错,你依然可以享受当下这一刻,不管这一刻多短暂。如果事情已经确定是不可避免的,恐惧又有什么用呢?为什么要让生命变得更加悲惨?

我们必须竭尽所能地活在这个片刻,假装没有明天地认真过每一天。过去已经过去,你无法回到过去,未来则一直在改变,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处在这两者之间的就是现在,只有当下这一刻才是真实存在的。

何必担心当下不存在的事?把生命缩小为眼前这一刻——继续清除花园中的杂草,或者是吃颗鲜美多汁的草莓吧!

人生是一场戏

人生是一场戏

人生是一场戏,你只要以游戏的心情面对,所有的情境都是有趣的。

看看小孩子,他们游戏、嘻笑、争吵、打架、哭哭啼啼,过没多久,他们还想再玩,这就是游戏。

看看人生,每一个欢乐都尾随着悲伤,每一个拥有都紧邻着失去,每一次爱恋都紧跟着悲愁,每一次绝望又重现了希望,这不就是戏?

既然是戏,就要保持游戱的心情。当戏演完了,要下台,也不要眷恋着道具和布景,甚至舍不得脱下戏服。

一个能把人生看成一场戏的人,表示他已经看破红尘,看破纭尘并非离开这个世界,而是改变对世界的观点,是以灵魂来体验人世,如此便能游戏人间。

那不是你的生命,只是你的人生处境

那不是你的生命,只是你的人生处境

那不是你的生命,只是你的人生处境。就像我们睡觉时能够认出自己正在做梦,这并不会改变自己的梦,我们仍然觉察到梦的景象及内容,但是彼此之间有些距离,我们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而且与梦同在。

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自在地体验,戏梦人生。一个清楚知道自己是

灵魂的人,永远不会在经验中忘却自己正在扮演那位经验者的角色。

当你不再认同,突然间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了,因为没有什么需要去担忧与苦恼。它们来来去去,只是表面的涟漪而已,在你内在深处,其实也无风雨,也无晴。

生命的圆满,不是避开崎岖起伏,而是走过崎岖

生命的圆满,不是避开崎岖起伏,而是走过崎岖。有人为了远离人世的苦恼而进入修道院,或跑去修行,但他们都搞错了,那是「逃避」,而不是「看破」,其实世间才是最好的道场。

生有时,死有时

栽种有时,拔毁有时

……

哭有时,笑有时

哀恸有时,欢跃有时

抛有时,聚有时

寻获有时,散落有时

得有时,舍有时

……

爱有时,恨有时

战有时,和有时

这是「智慧之王」所罗门王的一首诗歌,歌中传达了人世的无常,所以要尽情地去体验,活在当下。

世间的一切都是如此,随着因缘际会而消长。无论你当时有多快乐、多享受,或是多痛苦、多难过,所有的时光都会很快过去。快乐’会随着时间变记忆;痛苦,也会成为很美的回忆。

体验过程才是此生的目的。把自己的体验当作一份生命的礼物,不论你的际遇是顺或逆,是贫或富,都只是人生戏码和功课的一部分,目的是为了让灵魂更成长。

不论你心中有多大的痛苦和沮丧,本质上都与你无关,因为你不是你的痛苦,你只是来体验这一切的本体。只要能够了悟这点,你就解脱了。

人生是来体验的

人生是来体验的

——生命的圆满,不是避开崎岖起伏,而是走过崎岖。

生命就是一连串的经验,每个经验都有它发生的理由,每个经验都会把我们推向更美好圆满的生命境地。

一个人生命圆满与否,就在他是否愿意去体验这一切——悲、欢丶离、合.酸、甜、苦、辣、喜、怒、哀、乐,生、老、病、死,和所有的不如意、不圆满。

我们来到人世间,是为了体验当「我」的戚觉。而来体验的那个本体(灵魂),才是真正的我,身体不过是灵魂的工具而已。

所有的经验,不管是好的或坏的,快乐的、不快乐的,都没有差别,我们从来不是那经验者,我们一直都是那经验的觉知。

因此,尽量地去经验,不要把生命看得太严肃,带着游戏的心情去享受,当你悲伤的时候,享受你的悲伤,当你开怀大笑的时候,享受你的喜悦。你曾走到高峰,也会跌落谷底,人生总有高低起伏,若是一直停留在高音的亢奋,又怎能体会低音的深刻凄美?

「禅」是接受世界的一个态度

「禅」是接受世界的一个态度

这世上没有一条河流是直的,因为水会往阵力最小的地方流,时间表了就变成河流。你无须指引,最终都会顺流入大海。

任何你全然接受的人事物都会带你进入和谐平静,这就是臣服的奇迹。也就是所谓的开悟。

「禅」是接受世界的一个态度。所以,一个有宗教质量的人会接受外境的状况,他不会受到干扰。

当我们放下抗争,敞开心面对事情的本貌,就能安住当下。这是灵性修行的起点,也是终点。

「真相」从不会令人挫折难过

「真相」从不会令人挫折难过

「真相」从不会令人挫折难过,人之所以挫折难过都是因为我们将自己的幻象强加在真相之上。

爱人离开你,你愤恨、伤心,其实,并不是失去爱人让你痛苦,而是你认为「他应该永远爱你」在让你伤心,是那个「他不应该离开你让你产生愤恨,是你抗拒事实的真相在产生痛苦。

亲人生命结束了,你为什么悲痛?他已经过完他的一生,他活到「他生命」的终点,而不是你认为「他应该活」的终点,是你在抗拒事实真相才会如此悲痛,对吗?

抗拒事实的真相,就像是在对秋天的枯树说:「不,树叶不该枯掉,我要你长出绿色的叶子。」然而眼前的季节却是不可能长出绿叶的.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想去改变只是自讨苦吃。

人们希望得到解脱,希望去除内心的痛苦,但大家却依然痛苦。为何如此?

有宗教信仰的人,可能会说:「那是上帝的旨意。」但是,上帝从未希望带给人痛苦,痛苦是你抗拒而创造出来的。

所有的内在抗拒都会以不同的负面形式被经验到,诸如烦恼、沮丧、郁闷、暴怒、悲伤,到自杀的绝望。

当你感觉到上述情绪,请你检视当下这一刻的经验。当下这一刻你内心发生了什么事?你看到了什么?你会发现,一方面你看到了心中所发生的事,另一方面你并不想接受那个正在发生的事,对不对?

是谁创造了这个痛苦?是你,而你却试图去改变它,要怎么改?除非你自己先改变。

上帝从未希望带给人痛苦

上帝从未希望带给人痛苦

——人之所以挫折难过都是因为我们将自己的幻象强加在真相之上。

人们活在痛苦中,原因就在于他们不接受真相。

只要留意一下,当你生气时,你气的到底是什么?是不是眼前发生的事不合你的意,还是事情没有照你所想的方式发展?

有时你难过,请问你为什么难过,是不是因为你没得到你想得到的,或失去了你不想失去的东西?

当你痛苦的时候,你注意过吗?你一定是跟「真相」在对抗,因为你不愿接受那个事实,所以痛苦,对不对?

只要我们「眼前的真相」跟「想要的真相」不同,就会产生痛苦。

有时事情就是发生了,先生外遇、车子被撞、钱被骗、小孩生病、家人发生意外……,你能怎么办?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小孩生病,也没有人愿意家人发生意外,但是,一旦发生了这些事情,不断地抗拒有用吗?

比方说,你讨厌夏天灸热难受,蚊虫又多。但很显然的,你也无法改变什么。如果你接受了这个事实,那它就不再是个问题。然而如果你不断抱怨、排斥,那它就成了你的问题。

我认识一个住在渔港的人,那里经年累月刮着风沙,虽然他也痛恨那个地方,但是如果要住下来,就必须接受事实真相,否则能怎么办呢?你能叫风不吹吗?去对风生气,跟风过不去,根本无济于事,对吗?

烦恼是怎么来的?世界本来就没有所谓的烦恼

烦恼是怎么来的?世界本来就没有所谓的烦恼

烦恼是怎么来的?当你不想接受或面对某件事时,这件事,就会变成你的烦恼。

或许社会的景气不好,你没钱也没工作,但你为什么烦恼?你可能会说:「没钱也没工作我会饿死,所以我烦恼。」但烦恼能让你变有钱吗?烦恼可以让你找到工作吗?显然都是庸人自扰,对吗?

世界本来就没有所谓的烦恼,你只要接受,让人事物按照它本来的样子存在,如果你排斥或加以干涉,你将陷入困难和痛苦,这就成了你的烦恼。

人不想要有任何烦恼,却没有想到,自己就是所有烦恼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