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出庞大代价」

「付出庞大代价」

写这本书的初衷,就是想告诉大家,为了改变性格而「付出庞大代价」的人——

.你可以不需再烦恼人际关系;

.不需再被工作压力逼得快窒息;

.换个角度,就能挥别那些性格所带来的困扰;

.整体而言,你的人生会往好的方向前进。

是不是让人想要跃跃欲试?如果,都能成真,不是很棒吗?其实,这些全都垂手可得,并不是遥不可及的妄想。只要跟着本书介绍的步骤,放不开的你也能活得充实自在。

现在的我与妻子、四只猫和一只乌龟,在一个前有涕滥小溪、四周有疏郁树林的地方生活着。大部分时间,我都待在家写稿,有时则受邀前往东京、大阪等地演讲;而我的骨子里还是喜欢独处、不爱与人交际,但在工作方面基本上都是独立作业;幸亏如此,我日子过得很惬意,白天闲暇时还会跑去钓鱼,这正是我向往已久的生活!

如果,我说:「能如此过着理想中的生活,这全都要归功于自己的腼腆性格!」你会愿意相信吗?换作是以前的我,是绝对不会相信这样的说法,但这一切都是真的事实!我得到的不是名声、地位,也不是更多的金钱,而是来自于精神上的自由。

转换视角,开始喜欢自己个性

转换视角,开始喜欢自己个性

出书前,我总是无法摆脱「好想改掉自己个性退缩」的执念。为了加强表达能力与口才,我还上说话课·,会选择当业务,也是为了让自己更活泼开朗、更不怕人群。由此可见,想摆脱这种个性的想法,打从我懂事以来就已经根深蒂固.'在我遇过的人之中,从来没有一位因「个性腼腆而感到自豪」,甚至还很厌恶自己;四十三岁前的我是一直这么认为。

然而,现在的我已不同于以往,我打从心底深深喜欢自己的个性,之前曾多次抗拒参加热闹的聚餐与应酬,现在也能处之自若了;长期困扰着我的人际烦恼全都一扫而空;事业上也已站稳一席之地.,那些纠结已久的烦闷--随风而逝。眼前的理想生活,是从前的我难以想象的。而且,现在的我能完全忠于自己,不强求任何改变。

我不再要求自己说话井井有条、能言善道.'不再练习从容面对人群;也不再设法让自己变得阳光开朗。我的表达技巧突飞猛进了吗?其实,并没有。我仍然患有对人恐惧症;一样喜欢独处·,性格照样孤僻,一切没有任何改变。只有一件事和以前不同1我能以不同的视角看待自己的性格。

以前的我,总认为「性格退缩=缺点」,觉得自己势必要努力改掉这种个性。但不管再怎么努力都是白忙一场,不断责备自己:「我就是这么窝囊!」我的人生因此不断重复这种恶性循环。其实,这里有个重要关键,后面我会再慢慢解释.,只要换个想法,告诉自己:「腼腆11一种性格」,就能不同于以往的崭新视角看待自己。当然,我也不会要求各位马上改变原有的想法,这太强人所难,像我都活到四十岁,还是很厌恶这样的自己;但是,为了「改变」而虚掷了大把光阴和心力,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这种麻烦个性,害我无法做好人际关系,改掉这种性格应该就能顺利多了!」我总是这么想,就逼自己去做那些不擅长的事,给自己制造一堆压力,每天与这些压力为伍.,现在想想,简直在白白浪费自己宝贵的人生。

帮自己重启人生的另一扇门

帮自己重启人生的另一扇门

随着年纪增长,也摸索出一套自己的处世方法。小时候,让我束手无策的事,长大后或多或少也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没什么好炫耀,但面对陌生人时,我已经能试着开口挤出几句话来,但我心头的积郁始终难消,也迟迟无法敞开心怀。这时,发生了一件事,让我犹如大梦初醒!也让我对未来的绝望与焦虑,彻底烟消云散。

那是发生在我四十三岁时的事。当时,我正运用过往的职场经验,为各大企业开设「无声业务」的培训课程。这份工作才刚起步,我就出了一本书,而这就是一切的开端。为何会选择当业务?成为讲师的契机是什么?又为何有出书的机会?这其中的前因后果与答案,有我许多想表达的重点,会在后面章节继续为各位说明。那么,就从决定出书的那一刻说起吧!

出版一本书并不容易,得费尽一番心血才能付梓。而且,那本书和我原先构思的内容完全不一样,我自信满满的构想,并不被编辑所采纳。当时我们的对话如下:

「渡濑先生,您小时候是个怎样的孩子?」编辑询问。

「就是个安静、听话的小孩。」我回答。

「有多安静呢?」

「大概是班上最不说话的那种。」

「这样啊,那下课休息时间也都不讲话的吗?」编辑仍持续询问着。

「是的……」我默默地回复。

比起这本书的企划构想,编辑似乎更想知道我小时候的事情;不断挖掘不愿想起的那些「痛苦回忆」,当下的我觉得真是够了!被迫说出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情何以堪?而且,对方还不顾我的感受,继续穷追猛打……。

最后,他才心满意足地对我说:「渡濑先生,就这么决定了!」「什么?」我惊讶地看着他。

编辑肯定地说,「这就是性格容易退缩的特质!」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时的我不认同地只想着:「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个性退缩哪有什么可取之处?还要我把这些事写成书公诸于世,我不想做这种蠢事!」而编辑给我的理由,因市面上已经有满坑满谷关于业务技巧的书籍,我们得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就要做跟别人不一样的。这确实有理,但哪有人会对我这种无名小卒写的书戚兴趣呢?这点我心里很清楚。而且,把性格的丑陋面(当时的我还是抱持这种悲观心态)全写进书里,真的会卖吗?几经挣扎,曾一度想拒绝编辑的想法;但后来又觉得无论如何,我仍想把这些内容以文字来出版,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接着,上市的日子终于来临!

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我还是很志志。因为,整本都在讲作者有多恐惧与人相处的书,而现在正陈列在全国书店的架上·,于是,内心不断地上演着各种小剧场l「笑死人了,这家伙写的东西简直烂透了!」、「渡濑是这种人啊?以后不想再接近他了!」不止是我身边的人,还有可能成为全国上下鄙视的对象……,当想到这里,我就不由得心慌起来,深怕自己的真实面貌被摊在所有人面前。

但这一切的发展,简直出乎我意料!

这本书一上市,旋即改变了我原有的生活。电视与杂志的采访蜂拥而至.,各大企业的工作委托找上门.,也有人问我什么时候要出下一本。这本书为我带来了很多工作机会;而且,每天都会收到一些读者的来信,信中内容不外乎,「谢谢您,写了这本书……」等戚言。说实话,这一切让我受宠若惊,但让我更震惊的是亲友们的态度!

我以为出书后身旁的人会因此和我疏远,但正好相反,却是更加亲近、关系更紧密了。为何会有这样的转变?原因会在后续章节中说明;不过,在向大家展现自己真实的性格后,迅速拉进彼此的距离。从那时起,我总算察觉到,勇敢说出:「我是位腼腆的人!」是件很棒的事。事业随着这本书的畅销渐渐步上轨道,但更让我觉得震搣—l这样的个性竟能被众人所接纳!这件事也彻底影响我,让多年以来的苦闷与纠结获得解脱!

这辈子注定只能这样吗?

这辈子注定只能这样吗?

小学时,老师都会在课堂上问同学:「这一题会的人举手!」想当然耳,就算知道正确答案或是再怎么有把握,我也不会举起手。不过,老师偶尔也会指名,对着双手垂低低的我喊道:「这次就叫渡濑同学吧!」让我因此而慌了手脚,惊魂未定的我总是缓缓起立,回答老师的问题,语毕后便默默坐下,但也太过紧张导致我全身冒汗、面红耳赤,有一小段时间我连脸都不敢抬起来。没错,我有极度严重的对人恐惧症。

还有一次,当我独自走在学校楼梯间,后方有几个学生跑上来,从我身边呼啸而过,在经过楼梯中间的平台时,老师大发雷霆,命令那些学生站成一排,「不是说过不准在走廊和楼梯间奔跑吗!」刚才跑过我身旁的人,全都被迫立正站好,正当我打算从旁悄悄溜走,老师却抓住了我的手臂,把我拉进排排站的队伍里,接着就从头到尾一个一个赏我们耳光,连站在最边边的我也躲不掉。而我是无辜的,从来没有在楼梯间奔跑过;可是,懦弱的我没能替自己辩解,只能忍气吞声地白白挨打,当我又回到-个人时,眼泪也跟着夺眶而出。

没错,腼腆的个性使我不敢表逵自己真实的想法,即使在出社会后也并没有好转,甚至还更加严重;我的个性常出现在以下几种状况————

.人一多就会怯场,紧张到脸红发烫、全身飙汗;

.容易让场子冷掉,使对话马上以句点收场;

.很难逗人开怀大笑;

.无法和刚认识的人(尤其异性)好好说上几句话;

.对压力太敏感,动不动就胃痛;

.口语表达能力不足;

.非常害怕犯错与失败;

.老是看自己不顺眼。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各位能想象到的特质我一个都不缺,我就是如此腼腆。无论私底下还是职场上,无时无刻都被压力紧追不舍,与其说对别人不耐烦,不如说是对自己心生厌倦—想改变自己,却无能为力。同样情形不断重蹈覆辙,我常为此心浮气躁,也希望自己能够释怀—–「算了,就这样吧!」却仍旧无法看开;「我这辈子大概就注定这样了吧……,我的人生还真是空虚啊!」-直以来都低调度日,但内心深处,还是一直回荡着难以言喻的不甘;猛然回首,已过了不惑之年!

不改变自己,但改变看待自己的方式

不改变自己,但改变看待自己的方式

有些人外表与他人无异,但内心始终闷闷不乐、有股挥之不去的无形压力,无时无刻处在精神紧绷的状态。他们拙于人际互动、有着强烈自卑感、对于他人目光以及旁人言语异常畏惧……。这些性格退缩的人才有的困扰,我比谁都了解,而「不敢在众人面前开口」更是共通的一大烦恼,即使向人寻求解决办法,得到的响应往往都是「你就放胆开口嘛!」或是「习惯就好了!」等不痛不痒的答案;「这些我都知道啊!但就是做不到才这么痛苦……,为什么就是没有人懂?」这些念头,曾在我脑海中出现过无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