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果然远比想象中来得残酷。现在回想起来,我进去的那间公司管理相当松散、可说是毫无制度。工作上与客户应对的挫折也随之而来。其中,让我避之唯恐不及的,就是在众目睽睽下举行的新品发表会,让每位业务轮流负责商品发表,是这间公司的惯例。每当轮到自己,发表会的前一周就会神经性胃痛、食不下咽。但我无法逃避,每天不断练习、重复背诵那仅仅十分钟的发表内容,那天还是来临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站上讲台对着群众演讲。当然,我要做的就只有背出讲稿,大概是一心只想赶快解脱,我的语速变得比平常还要急促,念到一半,我停住了!

原本都记得牢牢的,我却突然忘记了某个用词。

就算突然忘词.当场临机应变都还有救,但那个关键词我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导致后面的内容也无从讲起,我楞在讲台上,望了一眼天花板,坐在最前排的人看到我这副模样,忍不住噗咭一笑的砷情,随即映入我的眼帘。那个瞬间,足以把所有讲稿内容忘得一干二凈;「我不行了。」就这样,默默垂下头,走下讲台。

没错,我落荒而逃了!

后来还是靠着上司前来收拾善后,才得以顺利落幕,但在那个当下,我心里已经萌生—「够了,这工作我已经干不下去!」的念头。但是,这份工作我还是撑了四年才离开,这期间每天无不想着离职的念头;后来重读那段时间写下的日记,能够看出当时的我,每天都被压力逼得无处可逃,根本就不适合在组织下生存,这点我从小就再清楚不过,也因此产生了一股近乎厌世的情绪,想到自己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便涌上一股绝望的空虚戚,我不断问自己:「到底为什么活着?」

「好想辞职。」这个念头不断在我的脑海里膨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