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是处?只因你未找到天赋

一无是处?只因你未找到天赋

同样道理,在「专长领域」上也说得通。有的人会认为「自己一无是处」,但真的是这样吗?我希望你能试着回想.小学三年级时,有没有被人夸奖、鼓励而峨到开心的经验?其实那就是你的天赋所在。

我小时候写的作文就曾被夸赞,而我现在的工作正是写书。当然,不过是小时候被称赞一下就自认有那方面的天赋,是有点夸张,会替自己带来肯定、赞美,绝对都是能从中获得成就戚又不会有压力的事,我觉得选择能活用自身强项的工作,可说再适合不过。所谓天份或才华,指的就是几乎不需刻意追求,就能轻松自如(甚至乐此不疲)并持续有挥洒空间的一技之长,像我就能不断进行文字创作且不以为苦。我想,这就是让我至今著作达二十五本的最大动力。

我认为,能让人持续好几年、甚至几十年仍不亦乐乎的,就是「理想的工作」。而能持续不倦的关键,就在于没有压力,背负着压力工作,长期下来只会身心俱疲。我究竟适合什么样的工作?我到底该做什么?答案其实就在你心底。

这么做,发现真正个性最简单

这么做,发现真正个性最简单

对个性放不开的人来说,应该很少有彻底让精神放松的机会,在进入职场后更是如此。你知道吗?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曾有过一段最轻松愉快的体验

—时间点就在你我小学三年级。

这点我也常在讲座上提到,正好藉此机会让各位了解,我们会在某种程度上改造自己的个性,以便长期适应社会与团体生活。

小时候安静木讷,长大后却变得活泼外放,或者现在沉默寡言,和儿时开朗外向的个性完全相反者也大有人在,到底哪边才是自己真正的个性?

哪一种性格才是自己原本的模样?有的人到现在还不知道答案,有个判断标准,也许能帮助你找到解答。

试着回想—小学三年级时,你「喜欢」与「讨厌」的事物是什么?

一般来说,小学三年级是一个刚察觉自己与其他人不同的时期,这个年纪对未来职业的想象,也不会带有太多现实层面的因素。升上高年级后可能就会想得比较多.,例如会犹豫「对这个感兴趣,但真要从事这个职业可能有点难」……。

在十岁时,对于一件事喜爱与否,正展现了你天生的喜好标准。也可以说,是最接近原始性格的部分。以我自己为例,当时我最喜欢的事情有「独处」、「在大自然中玩耍」、「抓昆虫」等,讨厌的则像是「待在人多的地方」、「引人注目」、「被逼着做某些事」……,那时只要做这些喜欢的事,就完全不会有压力,再将这些事与现在的工作与生活对照,就会发现一切竟有如量身打造般契合。在过往的经历中,我都尽可能避开自己不想做的事,才能让我现在的生活过得如此如鱼得水。

如果,还不太了解自己真正的模样,不妨试试这个方法。

看似输在起跑点上,其实你已更胜一筹。

看似输在起跑点上,其实你已更胜一筹。

我认为这也是内敛的人的一大优势。不妨试着将眼光放远一点,那些原以为不适合自己、连试都没试的事情当中,说不定存在着无限的可能性,任何工作都充满无限可能,甚至能唤醒你未知的潜能,说不定还能像我一样从中发现自己的天职,这似乎和我先前提到的「放自己一马」有所矛盾,但我认为,在工作方面自我设限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实际放手一博,也许能为自己开启更多可能性,就勇敢这一次,走出自己设下的框架,你会拥有零压力又自在的全新人生。

别自我设限,优势藏于缺点中

别自我设限,优势藏于缺点中

为什么现在的我能站在讲台上教人如何当业务?这也是拜自己的特质所赐,请听我娓娓道来。

我本来就很排斥和人群接触,对业务销售的工作根本一点兴趣也没有,但为了生计不得不硬着头皮做,也让我逐渐产生了以下想法—「真希望不需和人接触就能成功接单。」、「我知道自己不太会讲话,有没有什么不开口也可以让人了解产品的方式?」、「好希望顾客主动上门……」对这份工作没有动力,才会竭尽所能提高效率、希望速速解决。换言之,我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做才会比较省事.,换个角度看才发现,这些再正常不过的销售手法,其实存在着很多的不必要。打个比方,我们常认为「身为业务就要把笑容挂在脸上」,如果你眼前的这个人每分每秒都笑嘻嘻的,反而会让人觉得可疑,其实这样更容易把客人吓跑;真正出色的业务员会懂得视情况做表情,尤其对于刚认识不久的人,一直冲着对方笑反而会造成反效果。

像这样以浅显易懂的方式说明业务技巧,听的人都会频频点头表示认同,而生性内敛的人对自己的工作能力有挫败厌,原因就在于—别人那套「真理到处都适用」的做法,对自己而言并不管用。你要知道,找出最适合自己的做事方法,能让你轻松就事半功倍,而且至少不会比别人逊色。不要害怕跌倒,就放弃踏出这一步,就算一路跌撞,再换个方法试试看就好。

我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一开始就如愿以偿、绩效斐然的人,比较不会主动去反思或分析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问题,而这就是让人胜出的关键,如果我刚入行就轻而易举达成业绩,后来的我大概也无缘成为王牌业务,也不会从事现在这份业务培训的工作。

腼腆的人都拥有某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天赋

腼腆的人都拥有某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天赋

但我相信,腼腆的人都拥有某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天赋。

有些事其实并不如你想象中困难,也许经过尝试还会发现自己资质还不错。现在的我,正在开课指导别人如何当业务,也为各大银行分行代表等社会菁英开设专门课程,讲座有时可达上千名听众。以前的我,根本想象不到会有这一天,原本只想远离业务这一行,现在竟然继续从事相关工作,并且站在众人面前分享自身经验.连自己都难以置信,然而更惊人的还在后面。

当我做这份工作时,丝毫感受不到任何压力。

甚至能乐在其中,这都是真的!而且,还能引以自豪。无论是平常授课,或演讲到精彩之处时,呈现在众人面前的都是最真实的我,做自己·机会反而会更多,「平常心」是和人互动融洽的秘密武器—这是我一贯的主张,在销售工作上更是如此。

我观察过很多优秀的业务人员,他们的共通点就是常保平常心,当你想另寻新职,就应该以自己能从容完成的工作为优先考虑,其次再追求工作成绩,这样才能使你拿出最好的表现。

追求理想工作?符合个性的就是

追求理想工作?符合个性的就是

当你发现这份工作符合自己的个性,并能从容完成,它就是属于你的完美工作;就算你待的是无人不知的知名企业,只要每天都被庞大压力压得喘不过气,就该扪心自问这份工作适不适合自己,工作上拿不出成果,也有可能只是你与这份工作并不契合,而非能力不足。

建议在选择工作时,除了薪资待遇,也别忘了将注意力放在职务内容、职场环境等条件,尽可能挑选与自己性格特质相符的工作,这样就不会像我当初进Recruit时一样,觉得来到一间格格不入的公司。如果,当年就这样认命,继续当个「业绩很烂的业务」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了;不过,有些事还是得等你实际进入公司才能真正了解,不能在一开始就把话说太满。

心之所向,才是对的人生路

心之所向,才是对的人生路

活到三十岁才知道自己原来不适合团体生活,能面对自己的问题,也是从那个时候起。

于是,我的心境出现了某种转变。我常在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以最没有压力的方式待在公司里;我总以为,所谓的「工作」就是选一间公司进去上班,但自从认清了自己的真实个性,无论到哪上班都一样,最终还是无法逃离痛苦的团体生活,而这正是关键所在。

你愿意为了换取安稳的生活,每天替公司任劳任怨、有苦只能往肚里吞;还是说,宁可冒较大的风险,选择成为自由工作者?

换句话说,除了成为公司组织的一员,你还有另一种选择。「我哪来的本事离开公司,回家吃自己呢?」一定有很多人会这么想.'我也曾以为,没有主动积极的个性,怎能脱离公司自食其力?但我也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到底哪一条路才是我该走的?

待过两间公司,最后都是以濒临压力极限、离职收场的我,光想到往后的日子也得这么过,就觉得苦不堪言;庆幸的是,我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自由工作者;像是为客户提供广告刊登制作,也是Recruit的经营项目之-;办公室也时常可以看到摄影师、设计师、文案撰稿等自由接案工作者进进出出;有时我也会和他们一起拜访客户,进行采访拍摄,我会在乘车时顺便问他们一些很直接的问题。比方,「为什么决定做这份工作?」、「收入多少?」、「会有戚到彷徨的时候吗?」等,我把想知道的都问个清楚。于是,让我觉得「也许自己很适合这种H作型态」,这也使我毅然决然踏上r独立工作者」这条路。

我想,为了从痛苦万分的组织束缚中逃离,并从事真正适合自己的工作,大概也只有这个选择了。只是先理出个大方向,就足以让我的心情变得无比舒畅、豁然开朗,如何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工作?为此又要如何充实自己、做好准备?该去上课进修吗?再者,要怎么维持案源稳定……。

这还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这么认真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如此跃跃欲试,连自己都戚到意外。于是,我成为了一名自由接案的专职作家,不过,这充其量也只是我个人的经验,因极度不适合组织内的生活,迫不得已才选择离开公司.'我们所处的社会,毕竟是由大大小小的公司企业所组成,如果能待在那样的体制下,当然是最理想的状况。对于能够习惯团体生活的人而言,在企业里努力打拼、坐稳自己的位置,绝对比冒然辞职还来得正确。不过,如果你也和我一样非常畏惧团体生活、喜欢独来独往,就能试着思考自立门户的可行性(或是待在人数较少的小公司)。了人公司要面临的问题当然也不少,好比财务管理、没有职务代理人等,这些条件也都要由你自己斟酌、评估,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以我为例,至今还是很庆幸当初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工作型态,只是刚起步时也曾入不敷出。

不合群不表示没才华

不合群不表示没才华

以商品客诉过多为由离开第一份工作,以及为了测试自己的业务适性,转而任职Recruit’这些来龙去脉,在前面章节都已经大致解释过。我们都知道,换工作难免会伴随着焦虑不安,又要在新环境和新同事共事:…,我得不断向自己催眠「这都是为了测试自己的销售能力!」同时也下定决心—「如果这次再不行,就去找别的工作。」所以,我拼了命、努力登上业绩第一的宝座,这段过程我想大家应该也还有印象。

在那之前,我从未拿过任何第一。

以前,从来不知道拿第-名是什么滋味。而我拿下业绩第一,周遭可能出现的转变,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让我讶异的是,公司气氛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我原本以为「又不是变了个人,个性还是一样的我,要马上和大家熟起来应该也没那么简单吧!」但是,那次的经验大大改变了我的价值观。

首先是关于业务这份工作。我已经了解到,业务并不是只有「活泼开朗、能言善道」的人才能胜任,在业绩毫无起色的那半年间,我把练习说话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每天努力再努力;我一心相信—把口才练好,就能带动业绩成长。结果总是惨败收场。放弃练习口语表达.反而为我的业务生涯带来转机;不再强装活泼外向,并时时提醒自己要展现最真实的一面,业绩反而越来越好,这是我心中最理想的一次失算。

我清楚明白,就算个性不活泼,也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一份工作。再加上胜任了最不愿从事的业务工作,这为我带来了一股无比的自信。另外,我也能从不同于以往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个性.,从前的我总是半途而废’学校社团或才艺,从没有一项坚持到底,曾以为自己就是个做什么都虎头蛇尾、意志力薄弱的家伙,直到成为业务王牌,我才发现问题并不是出在我没有毅力,而是我本身就不适合被绑在团体里,但离职的想法还是盘踞在脑海,并未因我的业绩摘冠而消退。

我在公司待不下去,从来就和业绩表现无关。

这样就能合理解释为何从以前到现在,去学校上课、参加公司应酬聚餐等场合,都让我如此头痛。终于发现,原来自己是属于「待在团体里压力就很大」的类型,而此时也已经三十岁,正准备迎向人生中另个巨大的转折。

一生悬命,就算离职也逃不掉

一生悬命,就算离职也逃不掉

现实果然远比想象中来得残酷。现在回想起来,我进去的那间公司管理相当松散、可说是毫无制度。工作上与客户应对的挫折也随之而来。其中,让我避之唯恐不及的,就是在众目睽睽下举行的新品发表会,让每位业务轮流负责商品发表,是这间公司的惯例。每当轮到自己,发表会的前一周就会神经性胃痛、食不下咽。但我无法逃避,每天不断练习、重复背诵那仅仅十分钟的发表内容,那天还是来临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站上讲台对着群众演讲。当然,我要做的就只有背出讲稿,大概是一心只想赶快解脱,我的语速变得比平常还要急促,念到一半,我停住了!

原本都记得牢牢的,我却突然忘记了某个用词。

就算突然忘词.当场临机应变都还有救,但那个关键词我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导致后面的内容也无从讲起,我楞在讲台上,望了一眼天花板,坐在最前排的人看到我这副模样,忍不住噗咭一笑的砷情,随即映入我的眼帘。那个瞬间,足以把所有讲稿内容忘得一干二凈;「我不行了。」就这样,默默垂下头,走下讲台。

没错,我落荒而逃了!

后来还是靠着上司前来收拾善后,才得以顺利落幕,但在那个当下,我心里已经萌生—「够了,这工作我已经干不下去!」的念头。但是,这份工作我还是撑了四年才离开,这期间每天无不想着离职的念头;后来重读那段时间写下的日记,能够看出当时的我,每天都被压力逼得无处可逃,根本就不适合在组织下生存,这点我从小就再清楚不过,也因此产生了一股近乎厌世的情绪,想到自己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便涌上一股绝望的空虚戚,我不断问自己:「到底为什么活着?」

「好想辞职。」这个念头不断在我的脑海里膨胀。

上班折腾,人际关系很煎熬

上班折腾,人际关系很煎熬

我始终认为「上班」无疑是种折腾。不仅是职场上的人际关系,在工作上面临的问题也多到快把人压垮,进公司的每一天就如同一次次的煎熬,你也许会有一样的感觉。

大学毕业后,我在一间不起眼的精密测量仪器公司上班;而我终究还是踏上了业务这条路。以前明明那么抗拒,为什么还是选择从事业务?理由很单纯—我已经对找工作感到厌倦。即使不找业务工作,对于自己真正想做什么也迟迟找不到答案,早已力不从心。

当身旁的同学,工作都已经有了着落,便悠哉玩乐,只剩下我独自发慌,这逼得我只想「赶快从这种志志中解脱」宁可先求有再求好,甚至想着「算了,什么都可以、业务也可以,重要的是赶快有工作!」说穿了,我不过就是想「逃避现状」。不过,还是选了一间看起来比较老实的公司,我不想整天和一群为了冲业绩,汲汲营营的业务们共事;此外,倘若业务工作做不来,是否有转调至其他单位的可能性,这点也在考虑之内,于是我避开了一般贸易公司,尽量找包办生产与开发的制造商。

「反正出了社会后,口语表达能力自然会进步的。」我天真地想着,还

一边期待「从事业务这个工作,交际应酬能力应该或多或少能有所提升。」记得当时正是日本泡沫经济时期,即使像我这副德性,还是能挑一下公司。